黄小柔“肉包装”亮相北京坦言与男友处于调整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3-10 16:02
  • 人已阅读

  一、《增广贤文》中思想政治教育思想发生的历史背景   《增广贤文》又名《昔时贤文》、《古今贤文》,是以有韵律的谚语和各类册本中的佳句选编而成,最早见于明朝万历年间,是群体智慧的结晶。这本书中盘绕人际关连、处世、命运运限、对念书的看法等内容,讲述了为人处事、为人处世、治学修德等方面的道理,既老妪能解又意蕴无穷,为人们宽泛传诵。   起首,这本书中的内容很多取材于民间谚语或民间喜闻乐道的戏曲小说,蕴含的一些思想政治教育思想在思想上不桎梏,洞悉人性越发透辟和真实。   二、《增广贤文》中思想政治教育思想体系   (一)它的事实根蒂根基和思想来源   在《增广贤文》描绘的世界里,人是虚假的,人们为了一己之私改变无常,嫌贫爱富,攀龙附凤,从而使世界布满了圈套和危机。该书对人性的认识以“人性恶”为前提,以冷峻的眼光洞察社会人生:亲情被钱净化,“贫困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”;友谊只是一句谎言,“有酒有肉多兄弟,急难何曾见一人”;尊卑由钱来决议,“不信但看筵中酒,杯杯先敬有钱人”;法则和正大为钱所操作,“衙门八字开,有理无钱莫出去”;人性被利益扭曲,“山中有直树,世上无直人”;圆滑导致人心叵测,“画虎画皮难画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”;人言善恶难辩,“入山不怕伤人虎,只怕人情两面刀”。《增广贤文》把社会诸多方面的阴晦现象高度归纳综合,冷冰冰地陈列在我们眼前。在这本书中,有很多地方都是强调命运运限和报应的内容,认为人的一切都是命运运限安排的,人该当积善,才会有好的际遇。虽然这些内容有其消极的一面,但它首倡积善做好事。这本书中对忍让也有很大篇幅的叙说,认为忍让是消弭懊恼祸患的体式格局。在主张小我私人庇护、严谨忍让的同时,也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,认为这是做事的准绳,虽然整本书是盘绕着“人性恶”这一事实根蒂根基睁开的,但也不乏劝人向善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   《增广贤文》中的绝大多数句子虽然都来自经史子集,诗词曲赋、戏剧小说以及文人杂记等,但该书的根蒂根基思想和价值取向仍是儒家的根蒂根基德行概念,是以儒为主兼及释道的经文进步性读本。在回覆儒学的根蒂根基概念是什么中,《论语。里仁第四》中提到:“曾子曰:‘役夫之道,忠恕而已矣’”,就是“仁道”和“恕道”。“仁道”和“恕道”是儒家德行思想总纲,也是其他德行准绳和德行标准的事实根蒂根基,《增广贤文》作为儒学的进步性读物,其核心内容、根蒂根基肉体和人生价值取向就是儒家的忠恕之道。   (二)该书中思想政治教育思想的主要内容   1、人生观:   处世哲学是人生中十分须要的一课,人与人之间怎样交游可以 呐喊说是人类永恒的研讨课题。人是社会的人,处世程度的高低对人的成功程度有很大的影响,程度高的人成功绝对会容易一些,以是,现代社会几乎人人在研讨处世之道,因为人们都盼望成功。《增广贤文》不讲述深奥的处世哲学事实,也不像孔子等人人经过进程小事大非示知人们做人做事的道理,它只是摆出同样平常生活中我们已验证过的事实,然后用简简单单的言语表述出来而已,但越是如斯读起来越发能深入我们的内心。如“在家不会迎宾客,出外方知少主人。客来主掉臂,应恐是痴人。”就示知我们人不可能一个人在世,必须和人交游,你对别人什么立场,别人也会以同样的立场对待你;“三思然后行,再思可矣”和“好言难得,恶语易施。一言既出,一诺千金。”教育人们说话做事要谨言慎行,这样能力裁减过错;再如“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”和“许人一物,千金不移”则教育人们对待别人要讲诚信,不可自食其言;别的用“得宠思辱,安居虑危”告诫人们做事不克不迭只看眼前利益,要有久远盘算,因为“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”;而我们广为熟知的“天时不如天时,天时不如人和”,“近水楼台先得月,朝阳花开早逢春”也出自此中,向人们提示了做事要因势利导,寻找无利机会和无利前提的道理,所谓“因风吹火,使劲不多”,这样做事能力事倍功半;告诫人们与人交游中要懂得爱惜珍重别人的情义,懂得“千里送毫毛,礼轻情义重”。   处世哲学是人生中十分重要的一门学识,但在其之前的准备工作也是极为重要的,即和什么样的人处,什么样的人值得处,《增广贤文》对此也略有涉及。如“交友须胜己,似我不如无”,“道吾好者是吾贼,道吾恶者是吾师”及“忠言逆耳利于行,良药苦口利于病”等格言教育人们要会判断哪些人值得交,哪些人则是不克不迭交的,而且“伟人不可貌相,淡水不可斗量”,“画虎画皮难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”,以是认清一个人不克不迭光从表面判断,有时短时间相处所留下的印象并不是真实的,只有长时间的相处能力判断一个人的至心,因为“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”。   2、价值观:“重义贱利”   《增广贤文》对钱的重要性赐与充沛肯定,并对其腐蚀性赐与了批判。人们对社会经济行为的根蒂根基倾向在于追求物资财产,“世界熙熙,皆为利来。世界攘攘,皆为利往”。到了封建社会中前期,随着估客群体实力的壮大,使我国“农本商末”的传统概念起头发生改变,尤其到明朝中前期,估客的社会地位已明显进步。商业化对社会生活严重袭击,钱的作用也随之变得愈来愈重要,往往成为维系人与人之间关连的纽带,“八字衙门向南开,有理无钱莫出去”;“贫居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”。钱的重要性导致人们对钱希望日趋收缩,世人为夺取钱可置法则、德行、人命于掉臂,“山高不算高,人心比天高。白水变酒卖,还嫌猪无糟”;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”。这些以近期那作为调节人际关连的根蒂根基准绳,使德行标准遭到了主观事实的袭击。那末,义和利的关连该怎样措置呢?传统儒家概念重义贱利、贵德轻财,主张用“义”来约束人们求利的经济行为。子曰:“见得思义”。孟子曰:“非其有而取之,非义也”。只有把“义”放在首位,在“义”的辅导下遵照德行标准去求利生财,不但个人身安无祸,而且对社会也不无裨益。   《增广贤文》继续发扬了儒家传统的义利观,认为仁义重于钱,把义看做是人的行为的最高准绳,“许人一物,千金不移”;“钱财如粪土,仁�x值千金”。物资利益是人生存的根蒂根基前提,追求物资利益是人情世故。如果富贵可求,且于情于理,则可求之,“正人爱财,取之有道”。如果求富的手腕有悖于社会生活该当遵照的德行标准,抛开“义”的限制去求财生利,以钱的得失作为衡量本身价值的标准,必将会导致社会物欲横流,动荡缭乱,以是,《增广贤文》教育人们“宁可正而缺少 不置可否,不可邪而缺乏 不置可否”。在义和利不可两全的景遇下,《增广贤文》认为正人该当淡泊 添油加醋钱利益,优先斟酌德行标准,一直把德行追求放在首位,正人甘愿舍利而取义,情愿过一种清贫寡欲的生活,中有小人才会舍义而取利,“正人安贫,达人知命”;“正人固穷,小人穷斯滥矣”。

上一篇:明星“秒拍”秀美食,教网友做饭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