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力课堂享受教育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3-10 16:02
  • 人已阅读

《喻世明言》是由明朝冯梦龙纂辑的短篇口语小说集。言语以口语为主,辞句多俚俗。此中有不少疑问词,懂得起来比拟难题。这些词《汉语大辞书》中未收录,或未具其义,所收之义不符合句意。笔者经由过程查阅文献资料和异文比拟等方法,现对其疑问费解之词试作考释。【关键词】《喻世明言》;疑问词;考释《喻世明言》是明朝刊行的短篇口语小说集,由明冯梦龙纂辑。它与《警世通言》、《醒世恒言》合称“三言”,是“三言”中的第一种。《喻世明言》,原名《古今小说》,全称《全像古今小说》。共有作品40篇,为宋元明话本小说。包孕三局部:一是宋元说话人的话本,二是明人的话本和拟话本,三是冯梦龙自己的作品。前两种作品也都经由冯梦龙的加工、修改。《喻世明言》的言语以口语为主,通俗易懂,辞句多俚俗。但笔者在阅读中华书局出书的《喻世明言》时,发觉有些词语懂得起来比拟难题,《汉语大辞书》(下称《大辞书》)未收录此词,或未收录该义项,所收之义不符合句意。因而笔者对其举行了一系列的考释。一、《喻世明言》中《汉语大辞书》未收录的词[丑咤]1.男大须婚,女大须嫁;不婚不嫁,弄出丑咤。(卷四)按:丑咤,同“丑姹”。本指丑陋,这里指丑事。“丑”是“�”的今字,《说文解字》(下称《说文》)一八九上“鬼”部:“�,可恶也。”指丑陋的意义。“咤”,《康熙字典》:“陟嫁切,音�。”“咤”,知母鱼部;“�”,知母铎韵。“咤”和“�”是一声之转。“姹”是“�”的异体字。《汉语大辞书》:“丑姹,貌丑怪异。明无名氏第三折:‘真乃是蠢鲁之物,丑姹之形。’周贻白注:‘丑姹,丑怪。’”“丑咤”与“丑姹”同音庖代。《大辞书》中并未收录此词。[偏祜]1.吾儿速与昭雪,不成偏祜,使他怨望。(卷十八)按:偏祜,偏私袒佑。“祜”应为“佑”。“南阳宛人朱佑。”李贤曰:“东观记‘佑’作‘福’,避安帝讳。”《后汉书集解》曰:“刘�曰:‘案注引东观记安帝讳,则这人当名祜,先后皆误矣。’王先谦曰:考异云范书、袁纪祜皆作佑,东观记皆作福,避安帝讳。《说文》祜字无解,云上讳。然则祜名看成示旁古,古今之古,不看成摆布之右也。案考异说至晰,今刊范书仍作佑,以存其真。”《通鉴》径改佑作祜。(《后汉光武天子纪卷第一》)“祜”“佑”因为形体左近,被误用。《说文》:“佑,助也。”偏佑,即左袒一方,保护、保佑这一方。明《前七国孙庞演义・第二十回》:“哪知邪道天偏佑,堪笑猖狂废没棺。”《大辞书》未收录“偏祜”“偏佑(佑)”。[僭扳]1.小人是一介村农,怎敢僭扳贵宦?(卷四十)按:僭扳,指跟社会位置比自己高的人交朋友。《说文解字》一六六上“人”部:“僭,假也。”张舜徽《说文解字约注》:“古者谓上行上制曰僭。”《大辞书》:“逾越天职,冒用在上者的职权、表面行事。”僭,有上级逾越天职,假冒上级之意。扳,同“攀”(见“牵扳”),《大辞书》:“攀,依靠,笼络。”位置低的人依靠笼络位置高的人。《大辞书》并未收录此词。[呼卢喝雉]1.见老子病势繁重,料是不起,便呼卢喝雉,打童骂仆。(卷十)2.料得家园已远,就做出嘴脸来,呼卢喝雉。(卷四十)按:呼卢喝雉,同“指手划脚”,大声吵嚷。《韵会》:“么,俗幺字。”“么”是“幺”的俗体字。”《大辞书》未收录此词。二、《喻世明言》中《汉语大辞书》未收录的义项[牵扳]1.《喻世明言》第二卷:“莫说是假的,等于真的,也使不得,枉做了一世牵扳的口实。”按:牵扳,同“牵攀”,牵缠。《大辞书》:“牵扳,攀爬。”此义项其实不符合句意。扳,帮母寒部;攀,滂母寒部。两字都是唇音,同属于寒部。《庄子集释卷・四中》:【疏】人有害物之心,物恐惧人之虑。故山禽野兽,可羁系而漫游;鸟鹊巢窠,可攀援而窥望也。【释文】“攀”本又作扳,普班反。《康熙字典》:扳,又《唐韵》普班切,《集韵》披班切,与攀同。“牵扳”便可作为“牵攀”解。《大辞书》:“牵攀,犹牵缠。”《古今奇迹》中,也收录了“陈御史巧勘金钗钿”。《古今奇迹》第三卷:“莫说是假的,等于真的也使不得,枉做了一世牵攀的口实。”“牵扳”与“牵攀”同音庖代。在《汉籍》中,“牵扳”还涌现在其它明朝文献里:①“我若听你撕裂子个面皮。你就要自始至终捉我来牵扳。”(《情经》)②“我苦听你撕裂子个面皮,你就要自始至终捉我来牵扳。”(《明清民歌时调集・山歌》)“牵扳”同“牵攀”,是一个俗语词,作“牵缠”解。《大辞书》并未收录此义项。[师弟]1.我有个师弟,是平江府人,姓赵,名正。(卷三十六)2.宋四公抬头看时,不是他人,便是他师弟赵正。宋四公人眼前,不敢师父师弟厮叫,只道:“官人少坐。”(同上)3.我与你一封书,去见团体,也是我师弟。(同上)4.师父信上贤师弟二郎、二娘子:别后安泰否?(同上)5.小人访得他是郑州宋四公的师弟,若拿得宋四,便有了赵正。(同上)按:师弟,师傅。在《喻世明言・卷三十六》中,宋四公是赵正的“师父”,却称赵正“师弟”,宋四公和赵正到底是什么关连?经由过程《汉籍》检索,《喻世明言》中,“师弟”涌现10次,此中4例指与“师兄”绝对,称同从一师而拜师时间晚于自己的人。而此义项与上诉6例句意不符。“宋四公也怪前番王七殿直领人来拿他,又怪马观察当官禀出赵恰是他师傅。”可知,赵恰是宋四公的师傅。“师弟”,与“师父”绝对,指师傅。《大辞书》中并未收录此义项。  [少见多怪]1.史弘肇少见多怪,走出灶前,掇那锅子在地上。(卷十五)2.行至市中,只见食店前一个官人,坐在店前少见多怪,呼摆布教打坏这食店。(同上)3.只等开门,一拥而入,在厅上少见多怪,大声发话。(卷四十)按:大声疾呼,意同“大呼小叫”。《大辞书》:“少见多怪,形容对难能可贵的工作过火张皇或惊讶。”此义项与句意其实不贴切。在卷十五中,“这史弘肇却走去营门前卖�糜王公处,说道:‘大伯,我欠了店上酒钱,没得还。你彻夜留门,我来偷你锅子。’王公只当成耍话,弃世和那大姆子说:‘世界上未曾见这般可笑,史憨儿彻夜要来偷我锅子,先来讲,教我留门。’大姆子见说,也笑。当夜二更三点先后,史弘肇端的来推大门。气力大,推折了门闩。走入来,两口老的听得。大姆子道:‘且看他怎地?’史弘肇少见多怪,走出灶前,掇那锅子在地上,道:‘若还破后,难折还他酒钱。’”由此可知,史弘肇其实不是到王公家偷东西时张皇或惊讶,而是到了那里后大声疾呼。卷四十这一例也可以阐明 顺叙,用在此处的“少见多怪”并不是是对难能可贵的事物过火张皇或惊讶,而是到了厅上大声疾呼。“大呼小叫”在元代就已涌现,元马致远《青衫泪》第三折:“这船上是什么人,半夜三更,大呼小叫的。”但在冯梦龙的“三言”里,只在《醒世恒言》里涌现了1例默示大声疾呼,其余用“少见多怪”来表达。《大辞书》缺此义项。《喻世明言》与《醒世恒言》《警世通言》所收集的一百二十部话本小说,赫然耸立起一座空前绝后的艺术高山,代表了中国口语短篇小说的最高境界,首创了一个极新的时期。其文学代价外和言语代价一直是学者研究的对象。笔者对《喻世明言》中的8个疑问词举行了一系列考释,因为时间、资料以及自身才能的限度,对此中有些词的考释仍有不足之处,这些不足将在以后的日子里失掉改良和完满。【参考文献】[1]冯梦龙.喻世明言[M].北京:中华书局,2008.[2]冯梦龙.喻世明言[M].长春:时期文艺出书社,2001.[3]王力.古代汉语[M].北京:中华书局出书社,1962.[4]许慎.说文解字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63.[5]汤可敬.说文解字今释[M].长沙:岳麓书社,1997.